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
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考古课堂 > 咬文嚼字 > 正文

寒食前说介子推

2018年03月19日 10:00   来源: 本站原创    作者: 田建文    【 收藏本文


    我国古代只用农历计年,那时元旦、寒食、冬至,被称为一年中的三大节日,不过“元旦”是正月初一。1911年辛亥革命以后,开始采用农历、公历双重计年,“元旦”专指公历1月1日,农历正月初一不能再叫“元旦”了就改称“春节”。过去的寒食节热闹得很,时间为三天,就是冬至后的第一百零四天到一百零六天,通常在寒食节期间要做三件事情,

    一是“禁火”,这项必须遵守制度由来已久,《周礼》上有记载至少从周代就开始了,管理人员敲着木制的像铃一类的东西提醒人们不许烧火,吃什么?吃寒食节的前一天备好的食物,在宋元时期是将蒸好的枣糕,用柳条穿起来,插在门楣上,称作“子推”或“子推燕”;

    二是郊游,就是到附近去踏青和游玩,如荡秋千、宴饮、打球、吟诗等;

    三是扫墓,寒食节的最后一天是清明节,这一天家家户户门上都插柳条来驱除邪恶、守护家门。官员们也要过寒食节、清明节,也要回家扫墓,于是朝廷就采取放假的方式,有记载显示唐代先是放假四天,后来增加到五天,再后来增加到七天,宋代也有七天的假期,所以近年来清明放假在古代已有先例,不过过去重视是寒食节,现在则是清明节。

    寒食和清明的这一切,无论是古代史料记载,还是历代民间传说故事,都与山西春秋时期晋文公和介子推有关。我们先从晋文公说起。

一、“割股奉君”、“不言禄”

    山西简称“晋”,山西人引以为自豪的是“春秋五霸”晋文公,他领导的晋国称霸诸侯一百五十多年,而且在他身上还有很多故事。他名重耳,父亲晋献公灭掉了十几个国家,扩大了晋国地盘,也强大了晋国。晋献公先娶了四位夫人,第一位夫人没有子嗣,第二、三、四位夫人分别为他生下太子申生、重耳、夷吾三个儿子,接着他在晚年又娶了第五位夫人骊姬,这个骊姬同“烽火戏诸侯”而闻名的褒姒一样年轻貌美,因而得到晋献公的宠爱,但比褒姒更心狠手辣且惯于使用阴谋诡计。她生下奚齐后,就日夜思谋着废掉太子申生而改立奚齐,她先是唆使晋献公让申生领兵打仗,想让申生死在战场上,结果申生大获全胜,一计不成她又生一计又唆使晋献公让申生守曲沃,重耳守蒲,夷吾守屈,古曲沃在今闻喜,蒲和屈在吕梁山中的隰县、吉县一带,而晋国都城内就留下自己的儿子奚齐了。接着,骊姬又使用了“毒肉计”逼死了申生,又在晋献公跟前说重耳、夷吾也要谋反的坏话,闹得他们这对兄弟也不敢回去。公元前655年晋献公派寺人披到蒲刺杀重耳,重耳侥幸逃脱后流亡到他舅舅家,随同他的有赵衰、狐偃(也称舅犯)、贾佗、先轸、魏犨,号称贤士五人,还有介子推、管理盘缠的人等。住了十二年后重耳决定投奔春秋五霸之一的齐国,那时候齐桓公当诸侯中的霸主,经过卫国时遭到卫文公的冷遇,管理盘缠的人又带着全部盘缠偷跑了,饥饿难行,传说介子推竟然割下来自己大腿上的肉熬成羹给重耳喝,这就是“割股奉君”的故事。后来又到了齐国、曹国、宋国、楚国、秦国。公元前637年晋惠公夷吾病死,晋怀公继位,对重耳回国设下了重重阻碍。第二年也就是公元前636年秦穆公派兵护送他回晋国,他杀掉晋怀公夺取政权即位为晋文公。重耳公元前655年出逃,流亡十九年,流浪过八个国家。现在让我们看看晋文公在回国后的前几年,都干了些什么。


“割股奉君”壁画

    第一年,刚回国不久,晋惠公旧臣阴谋叛乱,被当年晋献公派往蒲刺杀他的寺人披告发了,晋文公因不计前嫌而幸免于难,显示了他的高明之处。而周襄王向来就同弟弟太叔带不和,因为太叔带觊觎王位已经很久了,几次交战都是周襄王获胜,为以后“太叔带之乱”埋下了伏笔。

    第二年,周襄王发现他的夫人隗后勾接太叔带就把她废掉了,太叔带再次叛周进攻周襄王,史称“太叔带之乱”,最后周襄王战败,被迫离开东周都城洛阳逃到郑国,并向秦国、晋两国求援。秦穆公知道这事后,立即带兵平叛,并邀请晋国联合行动,晋文公犹豫不决,大臣狐偃以人“求诸侯莫如勤王”、劝动了晋文公,谢绝秦军一起作战,独自出兵杀掉王子带,这是晋国第二次安定周王室,第一次是晋文侯护送周平王东迁洛阳。这一次周襄王赏赐给晋文公太行山以南、黄河北岸的大片土地,也提高了晋国的国际地位和形象,是晋国步入春秋五霸的先声。

    第三年,即公元前634年,没有确切的史料记载这一年晋国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 第四年,晋国军队由晋献公时的上、下二军改编为上、中、下三军,每军12500人,共37500人,开始了晋国称霸诸侯的战略征程。

    第五年,就是公元前632年,这年春天,晋国为了救被楚国侵略的宋国,发兵攻打楚的同盟国曹国和卫国,楚国的将领子玉派使者以从宋撤兵为条件,要求晋国也不要再难为曹国和卫国。晋国暗许曹国和卫国来离间两国与楚的关系,并扣押使者,以此激怒子玉撤出宋国与晋交战。最后晋军以战车七百辆,联合宋国、齐国、秦国等,与楚军对峙在今山东堙城西南的城濮,晋文公用狐偃欺骗的计谋打败了楚军。这个计谋是开战之前,晋文公信守当初许下的“退避三舍”的诺言,(一舍三十里,三舍就是九十里,晋文公毫不犹豫的带领晋军后撤九十里。)楚将子玉不知是计,穷追三次,结果兵将疲惫,晋军有备而来战胜了不可一世的楚军。接着召集诸侯举行盟会,晋文公当上了霸主。

    以后,晋文公接受各路诸侯的朝见、进贡,他把宾馆修的宽敞漂亮,客人就像回到家里一样,这在多年后郑国有名的大夫子产到晋国后,还念念不忘当年晋文公“宾至如归”的事。

    第九年,即公元前628年,晋文公去世。

    前面说过,晋国称霸诸侯一百五十多年的开创者晋文公,也开创了晋国人特有的气质,如身陷困境但“志在四方”、举善援能的晋文(公)义赏、出言必行的“退避三舍”、有客自远方来的“宾至如归”等,而“贪天之功”却是“割股奉君”的介子推和“以志吾过,且旌善人”的晋文公之间发生的事。

    晋文公成功回国后,赏赐跟随他一起逃亡的人,见于提供史料相当精准的《左传》鲁僖公二十四年介子推之事,还被清人吴楚材、吴调侯录入《古文观止》中,篇名为“介子推不言禄”,这一年是公元前636年。大意是说,晋文公赏赐时介子推没有前去邀功,晋文公竟然把曾在危难时刻“割股奉君”的他也给忘掉了,但介子推毫无怨言,还对旁人说,“晋献公有九个儿子,现在就剩下晋文公了,晋惠公、晋怀公没有子嗣,内外都嫌弃他们,我看天不绝晋,必将有能够振兴晋国的人,这个人就是晋文公,这是天意。却有人以为是自己劳苦功高,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?偷人的财物是盗贼所为,何况贪天之功呢?长久这样下去就变成欺上瞒下了,我不愿同这些人为伍。”就连老母劝他,他也无动于衷。对老母说:儿愿意到“绵上”隐居。老母是知礼达义之人,同儿一起上山,过上了隐居生活直到死去。后来晋文公想起来了,急忙找他但没有找到,于是就把“绵上”这块地方作为他的封地,当时封地可以世袭,代代相传。并说“以志吾过,且旌善人。”就是以此来记住我的过错,而且表彰行为正直的善人,说明晋文公诚信如一,知错就改;而人们历来都鄙夷“贪天之功”以为己有的人。而这段故事,由于晋文公建立了晋国霸业,受到晋国人们的推崇,后来晋国又分成韩国、赵国、魏国,这三个国家都是“战国七雄”之一,疆域面积除山西、河南外还有河北的南半部、内蒙古、陕西、山东的部分地区,使得介子推封于“绵上”的故事在以上地区广为流传。


“背母隐居”壁画

二、绵山在何处?介休?翼城?

    前引《左传》鲁僖公二十四年的“介子推不言禄”,这也是最早的记载“绵上”的文献。今人杨伯峻先生为这段话中的“绵上”解释说:晋国有两处绵上,一在今山西省介休县东南四十里介山之下而接灵石县者,为介之推所隐处;一在今翼城县西者,为公元前560年晋悼公训练军队及公元前504年赵简子与宋国的乐祁一起喝酒的地方。但杨先生说晋国的两个绵上,并没有讲出为什么介子推所隐处在今介休县东南的介山之下的依据。他关于晋文公封介子推于“绵上”引用清朝人武亿说法“此虚封也,不必有人受之”很有意思,就像越国战胜了吴国后范蠡隐居越王勾践给他“环会稽三百里者”,是在范蠡走了后才徒有封名的,杨先生说“当时文公亦犹是也”。就是晋文公没有寻找到介子推,就把“绵上”作为他的封田,正合《史记·晋世家》所载:“晋文公赏从之者,未及子推,推遂隐。闻其入绵上山中,于是文公环绵上山中而封之,以为介推田,号曰介山。”由此可以推知,“绵上山中”必有山,就是“绵山”,“介山”是它的另一名称,既然是介子推的山,名叫“介山”顺理成章。绵山除介休外,到现在还有两处,一处在万荣仅限于传说;一处在翼城。以下我们要说翼城这座山才是与介子推有关的“绵上”或 “绵山”。

    但这个问题,还要从今天介休县的“绵山”说起。这座山是不是晋文公封给介子推的“绵上”?晋国史上公元前569年发生了一件大事,就能回答这个问题。这一年,居住在吕梁山和晋中的戎狄民族首领派使者来到晋国,通过晋国的大臣魏绛献给晋悼公老虎皮和豹子皮,以此礼物请求晋国与他们和好。悼公说:“他们与我们没有什么亲缘关系,又贪得无厌,不如讨伐他们吧!”魏绛建议道:“跟他们讲和了有五个好处,他们住在草屋里,货物贵而土地便宜,土地可买卖;边界不再明确,人民可以的大片田地里耕作;他们与我们友好了,四周的国家就觉得晋国不得了了,再也不敢小看我们了,也不用再装备大量的军队了。再说以德服人,远近都安宁了。”晋悼公接受了这一建议,派魏绛负责此事。和戎成功,使晋国无后顾之忧,专门对付强大的秦楚,再度使晋国成为中原霸主。从这一年起,晋国的疆域才过了灵石口以北,到达晋中。这就是给晋国产生了巨大影响的“魏绛和戎”的事。

    晋悼公是晋文公的五世孙,就是说晋文公不可能将位于灵石口以北的介休“绵山”封给介子推。因为晋文公时那座山还不是晋国的,他怎么可以下令放火烧山呢?这事下文还要详细提及;进一步,他怎么可能将别的国家的地盘封给他的臣民呢?由此观之,绵上要到灵石口以南的晋国地域内去寻找。

    介休绵山的错误不是现在造成的,最早是西晋杜预(222—284年)说的。他撰写的《左传集解》,在鲁僖公二十四年中说,“西河介休县南有地名绵上”,但这是大错特错的。介休,春秋时期的公元前514年才被晋国设置为邬县,秦朝设置界休县,王莽时改为界美县,东汉复名界休县,直到西晋时才改介休县。界休改为介休,是因为介子推的原因,可是为什么在西晋之前叫“界休县”呢?明白了晋文公时绝不可能将还不属于晋国的“绵上”或“绵山”封给介子推,就知道改“界”为“介”是望文生义的结果。至于将“界”写为“介”,显然是为了简化字容易书写的原因,西晋时“介休”已经达到约定俗成的程度,厘定为之有何不可?至于说现在人们大多认为介子推就烧死在介休绵山的传说的原因,不在本文讨论之列,因为这篇文章就是要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。

    其实,早在三百多年前写下了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“的明清之际思想家顾炎武,晚年来到曲沃,不顾年老多病,顺着浍河来到翼城绵山作了考察。他结合当时的社会环境、地理位置,确认介子推隐于绵山的方位,应为今曲沃、翼城交界处的绵山。对介休“绵山”和万荣“介山”说也提出了质疑。理由是公元前560年晋悼公治兵于绵上,必在近国都之地,而介休、万荣都距离国都很远;今翼城县西亦有绵山,俗谓之小绵山,近曲沃,当必是公元前504年赵简子与宋国的乐祁一起喝酒的地方。顾炎武说的两件事发生在晋文公以后的晋国迁都新田时期,可见晋国迁都新田后“故绛”仍是极为重要的地方。晋文公在位的这8年间他没有找到介子推便封其“绵上”,过了不到70年的时间晋悼公已经在此训练军队,又过了50多年公元前504年赵简子与客人宋国的乐祁在绵上饮酒,可见“绵上”确实是“虚封”给了介子推的。

三、从考古材料看绵山地望

    我们还得就“绵”字追本求义。绵,繁体字作“緜”。 东汉许慎在《说文解字·系部》指出:“绵,联微也。从系,从帛。”义为连结细密的丝绵。而同属东汉的刘熙在《释名》说:“绵犹湎,湎柔而无文也。”与柔软无力意思相近。在《后汉书》“西羌传”就有“绵地千里”之句了。“上”,好理解,是相对于“下”而言的。联系到“绵上”,正如我们常说的“绵延千里”一样,是地势起伏很小的一大块地方。

    按照前人提供的线索,翼城县城西北的绵山进入我们寻找的领域。绵山之南的高地上,西边不远处是曲沃北赵晋侯墓地,东南不远处有位于翼城苇沟到北寿城两村之间的周代古城,年代由西周早期延续到春秋、战国之交,1979年出土一件战国时期陶釜上有戳印文字“降亭”,古“降”与“绛”字相通,证明此城就是晋国史上有名的都城“故绛”,从这里晋国将都城迁到了今天的侯马。这个“故绛”,也被称作“翼”,在“曲沃代晋”的六十七年里,一个晋国出现了两个政权,不同的记载中将同一座城市称呼为“晋”、“翼”两个名字。天晴之日,登上绵山,一个晋国都城一个晋国墓地尽收眼底,令人心旷神怡,当年重耳就是回到都城“故绛”成为晋文公的,当然介子推也住在这座城里。


翼城小绵山远景

    再看绵山,山顶海拔876米,山底海拔765米,西北有滏河汨汨流过,向南逐渐递减,到北封壁和南封壁中间海拔700米,西洼村南海边655米,南官庄村东海拔635米,位于铁路、公路北部的东唐村东海拔614米,北唐村南海拔614米,以上地区与苇沟到北寿城之间“故绛”的海拔610米左右相比,还不是“绵上”吗?这就是“绵上”。南北至少两、三公里,“绵上”以“绵山”为制高点。弄清楚了“绵上”和“绵山”是两个地理概念,“绵上”地域很开阔用来“治兵”富富有余,而曾有一种说法是“绵山”面积很小不能“治兵”否定了介子推与“绵上”的关系,就显得有点多虑了。而绵山顶上就有一座纪念介子推的“洁侯祠”,一通“大明成化十八年”(1482年)“重修介先生祠庙记”的石碑,碑文中提到此祠庙在元代延祐元年(1314年)曾重修过,也说明祠的始建年代更早,看来当地先民们也没有忘记介子推。

    前面我们已经知道,介子推和他的母亲就住在晋国都城“故绛”,即苇沟到北寿城之间的周代古城内,这才有可能像下文提到的《东周列国志》中说的介子推背着老母亲来到绵上的事,但这件事没有史料记载,可能也是虚构的。

四、“火烧绵山”的历史公案

    从以上介绍可以看出,春秋时期的介子推与“绵上”的记载,少之又少。但介子推在战国开始炒作,而且晋文公以火烧绵山而导致介子推之死最为有名,最早出现在战国时期成书的《庄子》“盗跖”篇中,说介子推忠诚至极,自己把腿上的割了给晋文公吃,晋文公后来竟然背弃了他,他一怒之下离开了,抱着树焚烧而死,烧死的过程就这么简单,这两件事都令人不可思议。《庄子》这本书是宋国的一位叫庄周的人写的,庄周是道家学派的代表人物,是著名的思想家、哲学家、文学家, 但他不是忠于历史本身的史学家呀?他为了宣扬自己的思想,言之无据、无中生有的事很多,更何况《庄子》里面寓言故事特别多。鲁迅先生在《汉文学史纲要》中就这样评价,“其文汪洋辟阖,仪态万方,晚周诸子之作,莫能先也。”庄子的文章中大量采用超常的想象和变幻莫测的寓言故事,真伪一望即知。

    但就是根据《庄子》的记载,到了汉代逐渐形成完整的故事情节,估计是汉初“文景之治”黄老思想占了统治地位的结果。西汉初期韩婴写的《韩诗外传》二十三章里说,晋文公返回晋国,与大臣们一起喝酒,跟随他流亡的舅犯(也称狐偃)当上了将,没有跟随他流亡的艾陵当上了相,两个人都授田百万。介子推没有得到爵位,三杯过后,介子推端着酒杯说:“有龙矫矫,将失其所。龙既入深渊。得其安所。蛇脂尽干,独不得甘雨。此何谓也。”晋文公这才意识到是他的过错,“是我的过错啊。我也给你爵位,明天早晨就给你授田。”介子推却推辞道:“我听说君子之道,靠拉关系而得到爵位,靠明争暗斗而得到财物,都不是君子所为啊。”晋文公说:“你使我得重返晋国,我要使你成名。”介子推说:“我听说君子之道,儿子不能继承他父亲的才能者则不敢为其后来人;大臣不能察觉他君主的意志者则不敢立于朝廷上。但是我无求于天下。”便到了介山之上,请注意在这里已经变为“介山”了。晋文公派人找他而没有找见。因为这件事,三个月不近女色,号称一年。”介子推还没有在绵山烧死,战国末期成书的《吕氏春秋》记载的介子推也与之差不多。至西汉刘向所编的《新序》“节士”篇中介子推就被烧死了,前面一段话与《韩诗外传》基本相同,但又加了一段,说晋文公等啊等介子推就是不出来,他以为烧山他就出来了,就下令烧山,介子推还是没有出来却被烧死了,但没有提是哪个山。到了东汉时蔡邕的《琴操》又添加了介子推抱着树木烧死的情景,晋文公感到悲痛不已,流着眼泪,命令人民五月五日,不得点火。这就与周代以来就有的“禁火”制度联系了起来。由上可见,介子推的形象是遵循着越往后越丰满的规律而传播和写作的。

    所以,汉代的司马迁就没有采用这种说法,但以后的著作便不做深究便将“火烧绵山”抄袭了,但影响并不大,直到北宋时期的1017年宋真宗诏封介子推为洁惠侯,才使“火烧绵山”的介子推声名远播,最后是元代平阳(临汾)人狄君厚创作的杂剧《火烧介子推》,又将此事推向高潮。由于是戏曲便能经常演出,知道的人迅速多了起来。到了明代余邵鱼原著、冯梦龙改编的《东周列国志》第三十七回“介子推守志焚绵上 太叔带怙宠入宫中”中说,随从晋国公子重耳逃亡十九年,曾经割下来自己腿上的肉熬成羹给这个“肉食者”吃,就是被后人念念不忘的“割股奉君”的介子推。后来重耳回国夺取政权,称霸诸侯,便是至今人们仍津津乐道的春秋霸主晋文公。当年重耳从秦国回晋国过黄河时,猖介无比的介子推便轻看了一起逃亡的狐偃(舅犯),因为他贪天之功为己有。后来重耳得到了晋国,介子推耻于跟他同朝为官,就托病居住在家中。晋文公论功行赏,也忘记了介子推。直到听到有人说“龙欲上天,五蛇为辅。龙已升云,四蛇各入其宇,一蛇独怨,终不见处所”,才想起了介子推。派人找他,介子推那里肯去!索性背着老母亲来到绵上,搭起草庐,死活不出来。晋文公无奈就火烧绵山,想着他们母子俩该出来了吧?结果没有出来,原来是介子推子母相抱烧死在一颗老柳树下。晋文公大为伤心,命令将葬于绵山之下,立祠庙祭祀他。并将绵山改为介山,以此来记住他在这件事上的过错。后世于绵上立县,就是介休县,即介子推休息于此的意思。以后每年冬至后的一百零五日便是清明节的前一天,定这一天为寒食节。这样就完成了介休的绵山就是介子推长眠之地,并产生了寒食节的全部过程。在报纸、收音机、电影、电视、电脑等没有发明和出现之前,戏曲和小说的宣传力度是可想而知的。


洁侯祠

    虽然是加工和编造,但是千百年来介子推的“忠孝”故事已经深入人心,成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教育的重要内容,忠贞高洁、不言俸禄一直为我们所推崇。通过对“绵上”和“绵山”的考稽,使我们知道了无论有关介子推的说法有多少种,“绵山”有多少处,追根溯源要从翼城的“绵上”谈起。

    常言说“东西越捎越少,闲话越捎越多。”或上坟扫墓,或茶余饭后,人们都怀着对先辈的敬畏和虔诚,口耳相传,就成了今天介子推和晋文公的这段传奇。传说终究是传说,与历史本身大相径庭,所以我们不能用传说代替历史,但不能忘记晋文公“言必信”的美德,既能“退避三舍”,又能知错就改,善始善终;而介子推“忠贞高洁”、“不言俸禄”的美德则教育了一代又一代人。


重脩介先生祠碑記

    综上所述,比《庄子》更早的《左传》中,根本就没有提到介子推被火烧死在绵山,甚至就没有被烧死,也没有提到死因,足见“火烧绵山”之事是子虚乌有的。

    最后,让我们来欣赏寒食节和清明节各两首古诗,作为结束语吧。

晋阳寒食地,风俗旧来传。

雨灭龙蛇火,春生鸿雁天。

泣多流水涨,歌发舞云旋。

西见之推庙,空为人所怜。

——唐代·王昌龄《寒食即事》

子推言避世,山火遂焚身。

四海同寒食,千秋为一人。

深冤何用道,峻迹古无邻。

魂魄山河气,风雷御宇神。

光烟榆柳灭,怨曲龙蛇新。

可叹文公霸,平生负此臣。

—— 唐代·卢象《寒食》

清明时节雨纷纷,

路上行人欲断魂。

借问酒家何处有,

牧童遥指杏花村。

——唐代·杜牧《清明 》

佳节清明桃李笑,野田荒冢只生愁。

雷惊天地龙蛇蛰,雨足郊原草木柔。

人乞祭余骄妾妇,士甘焚死不公侯。

贤愚千古知谁是?满眼蓬蒿共一丘。

——宋代·黄庭坚《清明》

(责任编辑:岑蔚)

评论
已有 0 条评论, 点击查看
登录
验证码:
共有0条评论,点击查看
网站地图    |    关于我们    |    主编信箱    |    在线投稿    |    版权
版权所有: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     备案号: 晋ICP备11004517号
地址: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:030001      电话: 0351-5259151      E-mail: kaoguhui_sx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