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
微信关注 Android下载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考古之殇 > 残失的古迹 > 正文

齐武帝陵石刻旁有矿堆 齐明帝陵石碑被涂漆

2015年01月27日 16:00   来源: 《江南时报》    作者: 黄勇    【 收藏本文

    俗话说“丹阳的麒麟,南京的辟邪”。原来,南朝萧齐、萧梁两代历史上昙花一现,连头带尾秉政不过70来年,虽然皇宫均在建康(今南京),却都和丹阳有着密不可分的渊源。
  近日,江南时报记者驱车百余里,赶至丹阳一探南朝齐、梁这些帝王的陵墓。这篇先介绍南齐石刻及其主人与南京的渊源故事。

  五灵于一身,南齐神兽石刻最精美
  1500年前的齐梁两代的开国之君,都姓萧,本是族亲;先世均居东海兰陵(今山东枣庄附近),东晋初偕北方士族南渡,在今丹阳立足。按照叶落归根的传统习俗,故里丹阳也成了齐梁两代帝王以及帝后驾崩后的陵寝之地。
  “主题南京”网的老邵介绍,这些陵墓分布在丹阳狮子湾、仙塘、前艾庙、金王陈村、烂石垅、三城巷、水经山等山村、田野之中,其中有齐宣帝萧承之永安陵、齐景帝萧道生修安陵、齐明帝萧鸾兴安陵、齐武帝萧赜景安陵、梁文帝萧顺之建陵、梁武帝萧衍修陵、梁简文帝萧纲庄陵,以及金王陈村、烂石垅、水经山、三城巷等已经无从考证而失名的陵墓,共12处。另外,在萧梁河两侧还有一对巨型石刻,应该是齐梁陵区的入口标志。
  “南齐是南朝四个朝代中存在时间最短的一个,仅有23年,且南京几乎没有南齐陵墓的石刻。”老邵介绍,南齐陵墓石刻中的神兽是南朝石刻神兽中最为飘逸、精美的。凡是皇帝的陵寝石兽,其造型生动流畅,并雕满凤羽麟角的精美花纹,尊称天禄、麒麟。“帝王认为上天赋予自己的祥瑞至高无上,所以将自己陵寝的神兽汲取麒麟、凤凰、龙等五灵于一身。”而置于王侯的陵寝石兽,则大多是没有纹身和角的辟邪,造型上也明显不同。如水经山南齐失考墓,和后来萧梁时期、现位于栖霞等地的萧融墓、萧憺墓、萧宏墓、萧恢墓、萧秀墓、萧景墓等石兽,神韵上虽气宇轩昂,但造型要敦厚拙朴得多,而且都是短粗肥大,稳重庄严,好像是大象、狮子与雄鹰的结合体,体现的是一种忠厚与神武。
  开国皇帝的泰安陵文革中被炸毁
  南朝刘宋除了刘裕、刘义隆,“气吞万里如虎”和元嘉之治兴盛了一段时间以外,其他子孙要么是自相残杀,要么是奢侈腐化、荒淫无度。公元479年,建康城(今南京)迎来了南北朝时期继刘宋以后在南方割据的第二个朝代——南齐。
  史料记载,萧道成是西汉相国萧何的二十四世孙,他少有大志,喜怒不形于色,深沉静默,常有四海之心。他甚至夸下海口说,让其治理天下十年,当使黄金与土同价。可惜他只在位4年就病死,葬于泰安陵。
  著名文物专家、前江苏省文化局副局长朱偰曾在泰安陵遗迹前对两只石兽残躯拍照,作以下记实:“萧承之永安陵而西,逾冈陇可百步,地名赵家湾,有已毁之石麒麟二,一已失其首,腰身间断;其他一兽,亦丛残不全,惟首尚在,半埋丛芜中……”
  不过老邵介绍,令人扼腕的是,泰安陵这两座本已残缺不全的石刻神兽在“文革”动乱中被炸毁。如今,只有丹阳博物馆还保存有疑似泰安陵的石刻残件。
  景安陵最受推崇,一旁却是大矿堆
  南齐的麒麟中,最受众多文物爱好者推崇的是齐武帝萧赜景安陵石刻的石麒麟,因为其刚弱并蓄的腾骧动感设计最为生动。
  史料记载,齐立国之前,萧赜随其父萧道成东征西讨,颇立战功。记者在丹阳某针织公司北方不远处,一处如小山的大矿堆旁,找到了这处石刻。东侧天禄,身长3.15米,高2.l米,其雕刻非常飘逸,兽身窈窕修长,长颈细腰,堪称有龙之英武,凤之隽秀;稍短的四足向外斜撑,显示出特有的稳重。此外,头部、颈部、背部、翼部的装饰繁富,增添了华贵之气。雕刻技法则多用圆刀法,并综合运用了圆雕、浮雕和线雕等。而芦苇另一侧的麒麟,残破得只剩下了躯干,但丝毫没有影响它的气质。也许是它的残存的缘故,反而给人以无限的想象。
  然而一旁的矿堆距这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却不足5米,且还在运输、加工之中,不得不让人对丹阳的文物保护工作提出质疑。 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》第十八条规定: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周围均有一定范围的建设控制地带,在该建设控制地带内,不得建设污染文物保护单位及其环境的设施,不得进行可能影响文物保护单位安全及其环境的活动。


  齐明帝萧鸾兴安陵至今尚存疑
  根据老邵的指点,记者得知丹阳“中华齐梁文化旅游景区”中三城巷的石刻群最为集中,而且较容易寻访到。果然,记者至丹阳某西服厂,不久就在西北侧的田野中寻到了齐明帝萧鸾的兴安陵。
  史料记载,萧鸾自小父母双亡,是南齐开国皇帝齐高帝萧道成之侄。萧道成曾待之如同己出。然而,萧道成的长子文惠太子早亡,萧鸾篡位后,大杀齐高帝、武帝的子孙。萧齐统治阶级的内部矛盾因此迅速激化,此时又值北魏孝文帝举兵南下,内外交困的萧齐很快就为萧梁所代替。
  记者看见,兴安陵石刻约3米长的石兽全身略作“S”形,双翼作两缕如帚状卷曲长羽,脊背上从头至尾雕有串珠状凸饰,躯干长毛纹对称分布于两侧呈帚状,腹部复衬以羽翅纹,通体和谐华美。不过,这处石刻前的荒草刚被人烧过,会否殃及池鱼,让人着实捏了把汗。而文保碑上竟然有人用蓝漆写着“收树 139128XXXXX”。
  这处石刻的墓主也一直存有异议。学术界不少人认为,其雕刻艺术风格,更近梁代,而且北边就是梁文帝萧顺之的建陵、梁武帝萧衍的修陵、梁简文帝萧纲的庄陵,更倾向其为梁代帝陵。

(责任编辑:吉羽)

评论
已有 0 条评论, 点击查看
登录
验证码:
共有0条评论,点击查看
网站地图    |    关于我们    |    主编信箱    |    在线投稿    |    版权
版权所有: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     备案号: 晋ICP备11004517号
地址: 山西省太原市文庙巷33号 邮编:030001      电话: 0351-5259151      E-mail: kaoguhui_sx@163.com